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我那爱骑自行车出发的父亲

来源:勘基公司 刘 源   发布时间:2016-01-12 00:00:00   浏览次数:2053

打印

    父亲,这个久违的词,一直深藏在心底,不敢触动。他离开我已经八年多了,在这八年多的时光中,我不曾写下一点关于父亲的语句,不是不想念他,而是想念到了极致,只是怕自己笔力太浅,功底太薄,写不出父亲的博大和厚重,怠慢了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一生节衣缩食,辛苦劳作,生活目标非常单纯,就是尽着自己微薄的力量,努力支撑着家,照顾好妻儿,几乎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存在。父亲出生在物质贫穷的年代,为了生计, 16岁的他就跟人学作木工手艺。经常天还没有亮,父亲就起床骑着他那破自行车出发了。小时候,深夜里隔着老远听见父亲那辆自行车的声音,我就知道他回来了。父亲不仅肩负我们一家的生计,还要照顾体弱多病的伯父一家,每年伯父家几位堂哥上学以及种子肥料等的开支都压在父亲一个人的肩上。父亲性格好强,他希望我们兄弟姊妹几个都要比别人家的孩子强,因此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上小学的时候,我迷恋上了武侠小说,有一次父亲发现我的书包里竟然藏着小说,他非常生气,当场就把我暴揍了一顿,并把小说撕得粉碎。从那以后,我虽然还 是会偶尔看看武侠小说,但绝不会占用学习时间。
    有一年很不走运,我们家的砖窑垮了,损失惨重。全家都感觉很压抑,我那个时候十几岁,见状也跟着沉重起来。只有父亲很乐观,一天到晚还是乐呵呵的。他宽慰家人说没什么,不幸中的万幸是没伤着人,损失点钱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头再来嘛。那个时候,我真的感觉父亲就是遮风避雨的大树。
    2000年我考上了重点大学,父亲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村里人向他祝贺,父亲虽然嘴上说没什么了不起的,但那种自豪的神情至今仍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到现在还记得父亲送我上学的情形,父亲本来是准备送我到北京的,我坚持让他只送到火车站。父亲同意了,一个劲嘱咐我,路上钱要放好,不够花了就向家里打电话,不要太节约了。听着父亲的唠叨,我感觉心里热烘烘的。列车开走了,我看见父亲在站台上一直向我挥手,直到离开了我的视线。那一刻我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背影》。现在想来,也许父亲还是很想借着这个机会去北京看看,唉,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太不懂事!我上大学后,家里的负担就更重了,每次放假回家看着父母憔悴的身影,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他们。
    转眼我毕业了,参加了工作。一天,我在项目上施工,母亲打电话说父亲住院了。我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我知道问题不严重,母亲是不会通知我的。第二天我赶到医院,看见父亲的脸色很差。他却笑着对我说:“你回来干嘛,安心工作,没什么大问题,过几天就好了。”姐姐把我拉到一边,说父亲可能是癌症,医生建议转到省城的大医院。我感觉自己的心在往下沉……后来父亲转到武汉协和医院做手术。因为发现得太晚,癌细胞已经扩散,手术并不成功。那些天,我一直在医院陪着父亲,与父亲同病房的叔叔告诉我,手术前的一整晚父亲都没有睡着,和他谈了很多。他说父亲感觉对我很亏欠,我工作挣的钱全替父亲还债了,现在还病了拖累我,他走了以后,照顾母亲和供弟弟上学的重担就得落到我的肩上了。我一听,眼泪就出来了。照顾家人本来就是我的责任,父亲自己受苦受累从没听他抱怨过,却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子女受一点苦累!往后的那段日子,我们一家是在煎熬中度过的。当我在工地上收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时,虽然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
    那一刻,我似乎听到紧绷着的心弦断裂的声音。那一刻,我认识了生命的脆弱,感悟到生死就在一瞬间。
    我一直觉得很幸运,父母虽然也为些鸡毛蒜皮的事吵过架,但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听姐姐说,父亲临走时还拉着母亲的手,说这辈子母亲跟着他吃了好多苦。听着姐姐哽咽的话语,我的泪又上来了。在我心里,父亲就像一座大山,是我们一家人心灵的依靠,任何语言对于这份厚重的感情都显得太苍白。今天,我只能用这一篇浅浅的文字寄托哀思,表达我对父亲深切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