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又到一年月中秋

来源:勘基公司 江照   发布时间:2015-09-28 00:00:00   浏览次数:1240

打印

    一轮明月穿过云层,缓缓升起,今夜的月亮格外饱满洁净,不远处的鹿獐山更具幽静,华藏寺的木鱼声听得越发清晰起来。月光偷偷地走下云梯,透过纱窗来到了我的窗前,好象伸出双手就能掬一捧月光在手心,随着玉兔升空,一个节日也跟着来了。
    这个节日,是中秋。
    “中秋”一词最早出现在《周礼》,指古代帝王秋天祭月的礼制。中秋在文明的演变中,一步步发展成为节日的庆典,涵盖了包括吃月饼、赏花灯、舞火龙的诸多习俗。月就如一面高高悬挂于高空的明镜,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异国他乡,只要共赏那轮明月,心境就会变得平和起来。
    在我的感觉里,中秋从来就不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这个节日里从来都没有父亲的身影,他在外地工作。小时候,每当圆月初上之时,母亲就会切开几个月饼,放入盘中,将其置于庭院中的一张桌子上,奶奶、母亲带我与弟弟边吃月饼边闲聊家常,到最后母亲总是望月沉默不语,我就把月饼拼命地往母亲嘴里塞,希望能哄她高兴,那时的月饼是最普通的广月,一元钱就可以买很大的一个,能吃出大颗粒的冰糖。高远的夜空中一轮白玉,洒落下如丝如缕的清辉,缭绕在溢着水光的饼盘上。周围很静,凉丝丝的空气从远方传来,院子里,弥漫着一种难以言状的清冽。后来我离家工作、成家、阅世,长年的两地分居,才进一步读懂了关于中秋的涵义,也能真正用心体味母亲当年的惆怅。月是阴柔的,饱含着母性般的慈怀,秋又是高洁的,尤其是这秋夜,更充满着朦胧和暗喻。二者相结合,遂会成为某种象征。一轮明月,传递的不仅仅是亲人相聚的信号,而是如月本身、如秋本身复杂难解的情愫。
    于是中秋月就成为了一个无与伦比的象征。任何与离绪、乡愁、悲秋,包括人生理想的失意等等诸般情绪都可以从中得到寄托。所以历代无数的中秋诗词大都感伤惆怅。苏轼一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才能被后人称为“此词一出,余词尽废”。也好象只有到了月光下,那些静闭、矜持的情感如淋浴了一夜春风的梨花,在瞬间就千树万树地盛开了,那些读过的诗句似乎就是为了这一刻的绽放嫣然。如叙思乡之情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述相思之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诉的是闺怨;“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道的是羁旅;“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说的是戍苦;“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叹的是光阴匆匆的脚步……月始终是一个诉不尽、道不完的话题,而中秋月,却把无数复杂的情感统统交融在一起了。
    我用凡眼注视着夜空,天很清,星星密密罗列在深蓝色的夜空,淡淡的满月挥洒着清冷的光辉。
    我愿将漫天的清辉当作体贴的情怀,提醒远方的人儿:秋凉如水请添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