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行走在路上——大西沟31小时野外工作纪实

来源:中南地勘院 王伟   发布时间:2015-06-30 00:00:00   浏览次数:1166

打印

    去年是大西沟项目工作的第一年,5月中旬,我们项目部从乌鲁木齐整装出发到伊宁,然而一直无法进入到矿区。前期踏勘的结果是,矿区海拔2600米以上还在下雪,也没有道路通行,我们只能在心底期盼天气转暖,尽快开展野外工作。
    6月6日,晴好的天气已持续了三四天,我们决定明天上山。
    7日早7点,天刚微微露白,向窗外望去,淡蓝色的天空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是个好天气。洗漱完毕后,我们背上昨晚上就准备好的地质工作包,带上干粮,向矿区进发。
    11点,车一路颠簸抵达矿区边缘,道路已经到了尽头,车无法再前行,我们取下地质包,带上干粮和水,设定GPS目标,步行前往工作区。
    在进入矿区之前,我们已经通过google对整个矿区路线进行了粗略研究,本以为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走入矿区却发现其地质条件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复杂。这里海拔大都在两三千米,相对高差最高的达2700米,山势陡峭,坡度大,走上百十来米就得停下步子喘气,真是有点累不堪言。不过一旦到达山顶,就是另一番情景了:眺望远处,群山绵延不绝,残雪暂未消融,碧空澄澈,如诗如画;偶见牧民,躺在马背上看着羊群漫步草场,悠然自得。多么和谐而又生动的景象,我们顿觉心旷神怡,疲劳也一扫而光。
    下午3点30分,我们一行四人到达既定目的地,简单地补充干粮和水之后,便开始了地质剖面的勘测。烈日当空,后背晒得生疼;山野的石头被太阳一照,急速升温,工作的地方立马变成了一个大蒸笼,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我们却丝毫不敢停歇,一来正午已过,有效工作时间不多,而今天的计划是要完成12公里的地质剖面勘测;二来也根本没处停歇,四周没有植被,裸露的大石被太阳一晒,坐上去都烫屁股。就这样挥汗如雨地干到6点钟,算算时间,基本完成了工作任务,我们收拾起工具,结束了今天的剖面勘测工作。
    由于是第一次进入矿区,我们对矿区环境和牧道都不是很熟悉,竟然一时找不到下山的路。在这深山里,想碰到人很难,此时我们体力消耗极大,疲惫不堪,所带的水和干粮也吃完了,大家都安静了,低着头默默找路,祈祷着快点走出去。步行了两个小时后,太阳开始逐渐收敛起刺眼的光芒,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霞光绕过天际游来的一片乌黑的云朵,找到云的缝隙猛烈地射了出来;草原上笼罩起金色的寂静,牧归的羊群从远方草原走来……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我们用相机拍下了这奇美的一幕,开玩笑说要为照片取个时髦的名字——就叫张艺谋的新片——归来。
    就在大家觉得又累又饿、有点气馁的时候,我们居然遇到了赶着羊群下山的哈族牧民,此时太阳还未完全落山,真是幸运。牧民听了我们的讲述,说从我们所在的地方走到有路可行车的地方至少还要3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要一直走到太阳完全落山、夜幕完全降临。这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尤其是我们现在浑身没劲,而且对山区环境又不熟悉,我们开始商量是否要坚持走出去。好心的哈族大叔看出了我们的窘境,劝说我们晚上行走不安全,如果不嫌弃,可以去他那里留宿一晚,第二天再下山。
    大叔的盛情邀请给我们打了一剂强心针。简单商议之后,我们觉得留宿是最好的选择。在大叔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一处信号微弱的地方,给司机打电话说明了情况。此时,他已经在矿区边缘等了我们将近5个小时。
    我们帮哈族大叔赶着羊下山,这一路又增添了些许欢乐。来新疆工作后,羊倒是见得多,可当“牧羊人”却是第一回。其实我们也就凑凑热闹,羊群根本不需要我们帮忙赶,它们自有领头羊带着下山。我想,这不正如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么,有着“领头羊”的率先示范、身先士卒,我们自然就有了前进的目标和方向。
    晚上11点,抵达大叔的定居帐篷。大叔知道我们还没有吃晚饭,也已经没有干粮,他盛情拿出了两个“皮牙子”(洋葱),四个辣椒,一个西红柿,一瓶盖盐,四个馕饼,六碗茶,作为我们4个地质队员加上他们牧民爷儿俩的晚餐,要知道,这在物资相当匮乏的山里,已经算是大餐了。也许是真的饿了,也许是对大叔的深深感激,我们津津有味地吃起了这顿难忘的晚餐。
    饭后囫囵擦把脸,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我们开始研究怎么休息。大叔的帐篷只有十来平米,一张床,两床被子。大叔分了一床被子给我们,他们爷儿俩盖另一床被子。可床实在太小了,为了不过分影响大叔爷俩休息,我们6个人都侧身躺着,前胸贴后背,呼吸都觉得局促。被子也显得小得可怜,晚上山区气温会骤降,我们不敢脱衣服,将就着对付了一晚。
    可算盼到了天亮,早上8点半,我们4人起床,早饭没有吃,因为大叔那里也实在没有什么了,他将头天晚上剩下的不足1000毫升的凉白开灌进我们的水瓶,供我们路上补给。
    9点左右,问清楚了下山的方向,谢过大叔之后我们继续踏上出矿区的路途。没有吃饭,也没有休息好,我们一路都头昏脑涨,没有力气,加上脚底板打起了一串串水泡,生疼生疼的,让每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但我们脑海中却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走出去。我们4人互相鼓劲儿,互相加油,水在这个时候派上了大用场,每喝一小口都好似甘泉清露,分外解乏。途中还碰到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不停地在我们头顶上盘旋,似乎也在为我们加油……
    12点30分,我们走进萨尔布拉克镇巴依地响村五大队,看到了第一户人家。可此时,手机依然找不到信号,没办法只好求助村民,借用了他们的高频电话才和司机取得联系。尽职的司机依旧一大早就在矿区边缘等待着我们的出现,接到电话后立马火速赶了过来,不过10多分钟,他就驾着熟悉的项目用车闯入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开始欢呼,我们知道,走出来了,我们胜利了!
    下午2点,我们终于抵达项目驻地。从出发到归来,整整度过了31个小时。稍事修整后,我们开始对昨天的工作进行整理,画地质剖面图。想想这31小时的不易,我们倍加留心手下的一笔一划,因为我们都明白,这一切的成果都来自我们的双脚,31小时艰苦跋涉换来的那几页纸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
    是的,一切成果皆是这许许多多的野外记录一次次的拼接,从而在一张看似不大的地形图上将其逐一呈现,使其变成一张地质资料图,图上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地质工作者的脚印。也许你能在地质图上看到每一座山头的具体出露情况,但是却看不到我们登山路上的丛丛荆棘;也许你能在地质图上看到每一个地层分界线的具体位置,但是却看不到我们寻找地质界线路上的满地顽石;也许你能在地质图上看到每一条山脉的清晰走向,但是却看不到我们在测量途中的道道险隘……我们艰辛跋涉,记录着一个个地质现象,更记录着我们年轻地质工作者的坚韧、坚持和乐观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