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静的随想

来源:广西地勘院 沈雁翱   发布时间:2014-09-15 00:00:00   浏览次数:1094

打印

    矿上突然停电,独坐于书桌旁,听到的只有雨后屋檐的滴水声,叮叮滴滴嗒嗒,像极了正在运行中的钟表。没有一丝风,更无虫鸣,只剩下空寂的静。
    天色渐阴暗了,在这无风的夜,静驻于窗外的树纹丝不动。是在哀伤么?如果不是,为什么沉默?鸟儿早已入巢沉睡,不复白日里的热闹。静已主宰了今夜,静注定是今夜的主宰。我望向黑沉沉的树影,无言;树遥遥望着我不断跳跃的指尖,无语。相对的静默中,一声叹息。树亦寂寞,人亦寂寞。
    不单单是树,那草,那石也都沉寂下来,似乎亘古不变的,只有这份沉寂。眼不动,身不动,思绪不动,只余手中的笔在纸上自由徜徉。时空也静了下来,凝固了。
    沉静中,可见的是天地的大爱大美,可感的是天地最初的本元。老庄所崇的“玄中玄妙理”莫过于如此吧。至少,在这样的沉静下,人的思想,是自由的。佩弦所欢欣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的月夜荷塘,亦是静默的荷塘,或许就如今宵之静夜罢。
    静,由于少了喧嚣,世界突然变得很大,今生来世,无穷无尽,却哪里才是人的归宿?屈平可问苍天,明月何为悬于天?千年后的人们何处寻得真谛。现在的真谛就在于排除杂念后的宁静,是耶?非耶?
    月已悄然而出,无云,朗照。连月都不愿打扰今夜的宁静啊。难道不是?那月华徒盛,却绝不肯发出半点声响,轻轻来到你的眼前,猛然一亮,又无声流去,不着一丝痕迹。只余那静谧中沉思的万物兀自闪烁着轻盈柔和的光华。
    水滴声已接近于无了。滴下的水是清凉的,节奏变缓,直至将之冻结在一瞬。聆听此刻的心跳,竟也随之放缓,融合进这无边的夜色中……在这节奏越发快速的年代,缓慢悄然成为另一种奢华。
    于静中,人可直面自然,直面人生,直面自己,因为此时,连那颗争名夺利、虚荣的心也安静了下来。人可以用最清澈的来自魏晋风流的清泉洗涤自己,洗去铅华、凡尘、鄙俗,只余一颗心,淡泊、清远。
人,同样在静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不是吗?昔年干将莫邪,梦神龙游于天外而铸成绝世神兵,李太白的“梦笔生花”,更有三清圣人证道混元,无一不是于静世界中找到了动世界中自己的位置和价值。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起风了。不远处山坡上的叶被吹得微微摇曳,水滴声确乎没有了,树影也变得斑驳,参差不定。静界终是被打破了。无奈,苦笑。
    蓦然回首,又何需无奈,何必苦笑?道法自然,情由缘生,静与动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人生的起伏,喧嚣与寂寞又何尝不是如此?动界与静界本就在不停地流转变化着,不是么?人所要做的,也就是随其自然罢了。
    耳畔一曲《曹操》响起:……若是英雄,怎么能不懂寂寞……纷纷扰扰千百年以后,一切又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