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回不去的中秋节

来源:勘基公司 江照   发布时间:2014-09-12 00:00:00   浏览次数:1287

打印

    商场的促销手段,带有很强烈的魅惑气息,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提前把节日的气氛送到了我的面前。中秋节,多么吉祥的一个节日,她与故乡有关,与秋天有关,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季节更迭的时候,它的到来冷不丁地就把时光推向了秋的深处。
    九月的武汉气温还是高达三十度,大街小巷的人群穿得还是很清凉,有穿短袖的,也有穿短裙的,穿吊带的,依依袅袅,不经意间就摇曳出夏季的风情。事实上我对过中秋节没什么期待,年轻时会买一些月饼应景,馅一定要是油腻腻的,甜腻腻的,才会喜欢。年纪稍大一些,牙齿经常闹情绪,稍微多沾上一点甜味,涮口不及时就会疼痛,再加上丈夫长期在野外工作,月圆人不圆,实在是没有多少过节的心境,慢慢地也就把节日过成了一个个平淡琐碎的日子。
    今年离中秋还有好几天,我就收到了朋友发来的祝福短信,老乡们也在群里商量节日里举行聚会联络感情,恰好丈夫在家,突然就很想过过中秋节,很想郑重其事地过这个节日。可是很快就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挫败感把我击倒,以前对节日有了太多的冷淡和漠视,现在该如何过我的中秋节呢?我实在无法度过一个没有任何铺垫的中秋节。吃上两块月饼,泡一壶茶,或者走出家门到繁华之地狂欢、购物?不,这不是我的中秋节。我的中秋节在巴东,在多年之前的那个乡村,那一个个带着回忆的夜晚。
    巴东的中秋节没有吃月饼的习俗,但是我们会去“摸秋”,这一晚,所有的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摸”别人地里的物产,而不会被人唾弃。记得还有一首打油诗为证:“金轮捧出碧山头,坐看月花果现否,豆架瓜棚频照望,须防有客夜摸秋。”那个时候,天慢慢凉了,白天变短,可阳光依然金黄。金灿灿的包谷,亮闪闪的黄豆,青翠欲滴的蜜桔还有红彤彤的柿子累累地挂枝头,大自然馈增的粮食和果实,在不动声色中,一一摊晾出这个季节的黄金。乡村的夜晚,繁星点点,宁静而安详,像一个少妇,成熟而温情,有着母性的柔情,秋风轻轻徐来,夹杂着桂花的香味,不甘寂寞的萤火虫也像赶集似的四处飞舞,天空一轮满月,高远,纯净,清澈得就像一个虚幻的梦境,淋浴在月光下白天任何的烦燥都会因为月夜的来临而得到尉籍。此时此刻,“摸秋”的人出发了,他们是没有心情去欣赏月光的,有更重要的任务。他们偷偷来到别人的田间地头,摘取地里的瓜果,一般以菜瓜、小南瓜、梨、青桔居多,按照祖辈约定的传承每样物品只准摘一个,然后趁着月色兴高采烈地回家,期待有一个五谷丰登的来年。
    记得有一年地里的收成不太好,我家的蜜桔到了成熟的时候,母亲还是舍不得摘下来,想等它长得更大一些,味道更甜一些再摘,指望卖一个好一点的价钱贴补家用。摸秋的晚上,奶奶带着两个弟弟在家里睡觉,我陪着母亲坐在地里,守护着那一片桔林,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回家。第二天,桔林还是被人“摸”了几棵树,损失了上百斤蜜桔。母亲扶着桔树失声痛哭,那泪水,落到手掌中,滴进泥土里,也铭刻在我的心上。日子总像蚯蚓般无声无息地于泥土中走着,多年以后,母亲说家里的桔子、橙子又丰收了,她身体不好,即便摘下了桔子,也没有力气把它搬到公路边,收购桔子的商贩来了,便贱价卖掉,让商贩们自己去搬。再后来,母亲打电话抱怨,说桔子长在树上,没有人吃,免费送给商贩他们还懒得去摘,只好任其长在树上,烂在地里了。母亲的抱怨和多年前那张泪流满面的脸,一时间在我眼前交替浮现,世事的沧海桑田让我感慨万分。
    现在我吃着巴东的桔子,闻着那些散发着清香的桔皮,强烈地感觉到那种气味真的可以摸到,嗅到,只是涉及的内容太多,无法形容,无从描绘。如今我已然远离曾经生活的地方,家乡渐渐的成了故乡,每每回首总觉得包含着一份艰辛,一份苦涩,还有一份欣慰,这些芜杂的感受统统都汇聚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失的情感,日渐消融于我的心灵血脉之间,并且由于时间的积淀,甚至已经和我的身体熔在了一起了,每一次的回味,就像是对自己的一次深度剖析。我始终以为,一个人只有到了中年才能体味到秋天的真谛。中年人犹如秋天成熟的果实,经过了多次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多次磨练和挫折,才能最终造就成熟和丰收。在这个季节里,一个人从青涩步入秋天,一路上收获了沉甸甸的经历,实在是一种可喜可贺的事情。
    城里的中秋节是寡淡寡淡的,乏善可陈的,没有生活的味道,完全是靠装饰去烘托气氛,城里的人一出门有车,可以随时到达想去的地方。一出门就有商场,毫不费力就可以买回需要的任何东西。他们可以享受到现代物质文明所带来的便利的条件,繁华背后却唯独少了一份朴素的味道,少了那份来自于土地的气息,他们感受不到丰收的喜悦。小时候过中秋节,桌上有丰盛的饭菜,母亲会把筷子搁置在碗上,先祭拜祖先,然后朝四方鞠躬感谢土地,感谢阳光和雨水,感谢大自然的一切恩赐。母亲是一个农民,她对土地有着天然的崇拜,她的祈祷是虔诚的,感恩的,拙朴的,原始的,有着肃穆的味道。桌上的饭菜是一年来地里的收获,她把一年来的辛勤劳作、精心呵护和漫长的等待都浓缩到一个节日里,一个仪式里,一顿饭里……母亲,还有与母亲一样的乡亲,他们不会去思索或者解答农作物从播种到收获是一种怎样的生命过程,他们有的只是对土地的那份专注和热爱。这才是真正的生命的味道,也是我一直蕴藏在心里的,恋恋不忘的节日的味道,我曾经试着去读懂它,可惜我的阅历参悟不了它的沧桑。从巴东到黄石,再从黄石到武汉,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辗转,我的生命轨迹中有着太多的遗憾,也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下落不明的事物在等着,但是只要我一想起故乡的土地,就能准确地辩出故土的气息,我从来没有想过刻意去保留它,但我知道它永远都不会消失,它一直留在我心中。
    中秋节前夕,我接到同学的电话,她送孩子到武汉上大学,给我们几个朋友每人带来了一瓶她亲手做的剁椒。我们说着熟悉的乡音,聊着那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人和事。同学中有事业成功的,也有英年早逝的,一时间都嘘唏不已。望着下一代一如我们当年稚嫩的面孔,我知道时光已然从我们的身边悄悄经过,有些东西永远属于回忆,我们都回不去了,不仅仅是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