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犹记那年中秋

来源:润鑫矿业公司 沈道格   发布时间:2014-09-09 00:00:00   浏览次数:911

打印

    又是一年中秋时,万里明月寄相思。这个中秋,没有品月饼、赏明月的闲暇,没有吃团圆饭、喝团圆酒的热闹,只有值班室一个人的寂寥,运矿场两个人的忙碌,井下三个人的指挥,还有饭后一群人的激烈讨论。矿山生产时间已经过半,任务仍然艰巨,没有时间让我们过一个惬意的中秋。聊以慰藉的是,这个中秋手机有信号,可以跟最亲近的人聊几句家长里短,说几句祝福平安。
    想起2012年的中秋,大家收拾了会议室,张罗了几个好菜,一起吃个团圆饭,喝个热闹酒,轮唱抒情歌,共叙同事情,不亦乐乎。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下午还昏暗的月色也被大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难觅踪迹。山体已经披上了白色的棉衣,矿区道路也被近30公分厚的积雪覆盖。雪越下的大,大家的思乡之情越是浓烈。在聚会的间隙,不时有那么几个人溜出会议室,用矿区唯一的卫星电话给家里人寒暄两句,报个平安。没多久,热闹的会议室只剩下寥寥三五个人。
    雪下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电信信号也不敢喧闹,时有时无。拨通一个电话显得异常费力,有时好不容易拨通一个电话,刚听到一个“喂”字,信号就断了,有时候刚听到那头“嘟嘟”的两声,信号又断了,不得不重新拨号。往往是说一分钟的电话,却需要拨好几分钟。电话室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一个电话完全不够用。年纪大点的有老婆,有孩子,需要关怀;年轻点的都有父母,有女朋友,也需要慰问。好不容易拨通一个电话,大家都互相谦让,心里的千言万语在嘴唇边都冻住了,只能简单的说几句“我很好”、“中秋节快乐”、“你们要注意身体”、“宝贝,我爱你”等话语。前面的互相谦让,后面的礼节性就更强了。有的跟女朋友打电话了,再不好意思跟家里打电话;有的跟家里打电话了,就忽略了女朋友;有的父母不在一起的,也只能让一方向另一方转告祝福。
    如此,直到晚上12点左右,电话旁的人怀着对家人的歉意和遗憾慢慢散去。雪下的更大了,会议室的喧嚣完全淡去。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揣着对家的思念,想着心里的那些往事,慢慢睡去。
    电话室的门又被敲响了,一开门,好几个“雪人”伫立门口,他们是地勘院钻机队新来的大学生,由于大雪封堵道路,车辆不能通行,不得不从3公里外的山沟里面走出来。刚走出校园的学生,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无尽的渴望,也极度渴望跟家人、朋友分享这个崭新的世界。适逢中秋时节,对家人也倍加思念,对短暂分开几个月的女朋友也有滔滔不绝的话要讲。如此的信念,让他们冒着大雪,不顾山陡路险,走到矿区,只为打一个电话,与家人、朋友嘘寒问暖……
    一年中秋一年景,年年不忘故人情。今年中秋,多了一份忙碌,却也少不了那份思念;多了一份责任,却也保留着那份眷恋。一通电话,把对家人的爱化成肩上的责任,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