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我在哈勒尕提

来源:中南地勘院 梅俊   发布时间:2014-08-15 00:00:00   浏览次数:949

打印

    “每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都是有使命的。”来到哈勒尕提的这几年,这句话愈来愈清晰地盘旋在脑海里。
    大学毕业之后,我来到哈勒尕提。起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竟然除了山,还是山。一眼望去,只有零星的绿色点缀着各色石头,不足以滋润干涩的眼眶。从热热闹闹的大城市一下子坠入这个没有信号的世界,巨大的落差震得我头晕目眩。没有电影院、百货大楼,没有图书馆、咖啡厅……在这里,我们唯一可以与外界接轨的途径是就是卫星锅。焦虑,不安,一种强烈的被抛弃感,被这个世界,被嬉笑打骂的朋友……当一个人的存在被忽略,他却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那种歇斯底里的无奈会让生活失掉了颜色。寂寞潮水一般吞噬了我的心,一时之间我竟然有点手足无措。
     幸运的是,哈勒尕提的兄弟姐妹张开怀抱接纳了我,并带我走入他们的生活。可爱的师兄弟们,泼辣的姐妹们让我的生活重新披上了五彩霞衣。在此不得不先提二师兄。二师兄姓陈,字恒宇,号不得,是个很逗的广西佬,笑起来有鱼尾纹,活脱脱一个瘦身版的弥勒佛。在山上为图方便,剪了个光头,便被戏称二师兄。广西话“不得”就是不可以的意思,“得”与“不得”是不得师兄的口头禅。
    大师兄李旭成,人送外号黄羊(哈勒尕提爬山最快的动物),哈勒尕提众师兄弟工作最勤奋的一位同志,赢得了我们滔滔江水般的敬仰,并当之无愧地头顶诸多民间荣誉——钻孔第一人、采样标兵、坑道之王……大师兄酷爱冷幽默,一般都是他接完一句话之后,大家沉默一会儿,然后笑得前俯后仰,他则在一边嘿嘿的憨笑。
    三师兄时雄涛,号大使,一张黑脸,一口白牙,活脱脱黑人牙膏的植入广告。此君话少,一出口必是让人喷饭之语,广西女婿,准备十月份结婚,和大师兄算是半个老乡。
    四师兄徐贯隆,号参赞,因与大使同住一屋得此封号,与我系出同门,均是地质大学毕业。此君一说起电子产品、网游网购就两眼放光,巴拉巴克的说个不停。
    小师弟梅俊,也就是我,吃饭最慢,爱逗小师妹,然后被小师妹欺负,各种掐耳朵、捏脸颊、掐手臂,还有过肩摔、扫堂腿……让人招架不住,传说她是练过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
    小师妹张翠,自称翠姐,温柔时如邻家少女,暴躁时如当街泼妇,为了我们到底是师姐弟还是师兄妹之争,对我一直耿耿于怀,因此平日里指使我添煤加水,好不理直气壮。但是别说,那天下午我不慎受伤时,她给我包扎伤口的样子还是颇贤惠的。
    还有我们的甲方监理小赵,人送外号黄渤,因为他笑起来和黄渤确实是太像了。管水文的潘亮亮和张磊,天上的事儿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儿全知道的兰总,每次给我们几个小年轻讲课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在哈勒尕提这个远离尘嚣的世界里,这些可爱的人带给了我另一种热闹与欢喜。他们见证了我的迷茫与坚定,痛苦与快乐。人活着总要有点信念,而我的信念一直未变——在哈勒尕提找到矿!我想这就是我的使命,我值得为之努力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