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父爱的味道

来源:六〇五队 陈芳   发布时间:2014-06-13 00:00:00   浏览次数:733

打印

    父爱如山。由黄力加执导,李雪健主演的电视连续剧《父爱如山》里,两代人几乎背道而驰的观念使韩刚与其父韩立德势不两立。可当韩父用自己的肾救活韩刚,使韩刚退至死亡边缘时,才真切感受到父亲的良苦用心,才发现只有父爱可以让他放心靠岸。原来,只有经历之后才明白爱的真谛。
    1991年,我初中毕业,报考中专,由于分数刚过报考学校的分数线,随时都有调档的可能,父亲急了,他找了亲戚找朋友,出了东门拜西门。终于,中专录取通知书下来了,高兴的父亲呼朋邀亲,大摆宴席,席间喝了个酩酊大醉。可父亲的兴奋劲儿还没来得及完全展露,愁容又爬上他的眉梢,到学校报到需交纳学费、住宿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近一千多元,这对于当时我们的家庭来说,是一笔高昂的费用。由于父亲长年在地质队野外工作,翻山越岭,四处勘探找矿,一年里难得回家几趟,身体本就羸弱的母亲一个人在家既要照顾孩子,又要犁田耙地,辛苦的劳作使母亲身体更加虚弱,三天两头不是打针就是吃药,父亲的工资和母亲的辛苦依然使家里入不敷出。只记得在快要开学的前几天,父亲把家里留着准备过年杀的猪卖了,还驮了几袋米到集市上去了。开学了,扛着被子的父亲走在前面,从后面望去就像个“罗锅”,提着桶拿着盆的我跟着“罗锅”似的父亲,挤了一趟又一趟车之后,辗转到了新学校。放下被子,父亲让我在一旁看着,他一手拿着通知书,一手捏着厚厚的一摞钱,一头扎进设在校园操场上的临时报名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来穿去。终于,汗流浃背的父亲告诉我,一切安排妥当,然后带着我找寝室,找食堂,临走时,又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学习。那时的我胡乱应和着父亲的话语,只盼望着他快快离开,这样我就翻身得解放,自由了。1996年,弟弟到了当兵的年龄,同是当兵出身的父亲大力支持弟弟去服兵役,他说做为一个男人,若不当兵会后悔一辈子。当时已经退休回到老家的父亲为了弟弟的事情,重复着当年我上学时的努力和艰辛,弟弟终于也如愿以偿。如今,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都稳定了,原本比弟弟还高的父亲却越来越矮了。朱自清的《背影》里他父亲微胖的身体在爬上月台时的艰难,买橘子时蹒跚的步伐,让人潸然泪下。可我的父亲为了子女,白了发,弯了腰,但留给我们的依然是他那如山一般厚重的父爱,如海一般宽阔的胸膛。
    父爱如糖。父亲长年在地质队野外工作,特殊的工作性质练就了父亲在工作之余酷爱打猎和钓鱼的本领。小时候,我和母亲还有弟弟住在农村,那时最盼望的就是父亲从单位回家。80年代初期,回家的父亲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些农村孩子见都没见过的小零食,更主要的是第二天父亲一定会背着他心爱的猎枪,挎着猎篓,到村庄附近的黄茅山去转转。天黑时分,站在村外水井上的制高点,远远的一定能看见父亲扛着枪,挎着篓,雄赳赳,气昂昂的身影。近了,近了,父亲的猎枪上挂着不知名的鲜红的野果子,猎篓也沉甸甸的。见到父亲,扑上去,迫不及待的把野果子往嘴里塞,咬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直达心尖。到了家里,猎篓里的野鸡、野兔和一些小鸟雀就是一顿丰盛的晚餐。前些年,国家禁止私人拥有猎枪,禁止狩猎,父亲的猎枪上交了,那野果和野味也就留在了记忆和梦里。父亲钓鱼的本领也很高。模糊的印象里和父亲母亲住在山上的一座木房子里,在木房子旁边有一座陡坡,陡坡下面是一条清澈的河流,父亲经常提着小桶,拿着一根竹竿走下陡坡,回来的时候桶里有水还有几条快活的小鱼和悠闲的甲鱼。长大了,跟父母亲提起,他们说那是父亲在郧县找矿时,母亲带着我去和父亲团聚住在郧县山里的事情。后来,父亲退休了,但钓鱼的兴致只增不减,不仅添置了新的渔具,还购买了摩托车。每年春末夏初,父亲都要和渔友们一起四处钓黄鱼,尤其是我和弟弟都有孩子之后,父亲总说多吃黄鱼可以让小孩子更聪明,长得更健壮。每当闲暇时,父亲就坐在阳台摆弄着他心爱的鱼竿,炒制各种鱼饵,恍惚中又回到儿时,父亲从单位回来,拿着猎枪坐在农村老家的大门口仔细擦拭着,轻轻地把火药一点一点往枪膛里塞……那暖暖的太阳就静静地挂在空中,柔柔的照着地面上的一切。前几天,不知为什么,父亲和母亲起了争执,我笑着说:“使劲争吧,这说明你们身体健康,爸爸有精力钓鱼,妈妈有精力煮鱼,我们还可以饱口福。”他俩一听,扑哧一声都笑了。父亲的爱犹如在锅里融化的糖,甜甜的,黏黏的。

    父亲的爱无言无声。父亲的爱不夸张,不奢华,低调,但耐人寻味,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
    父亲,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