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母亲的笑

来源:中南地勘院 董豆豆   发布时间:2014-05-13 00:00:00   浏览次数:1054

打印

    本还不到怀旧的年龄,这也是第一次破天荒称妈妈为“母亲”。
    近来,母亲的笑时常跳跃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那笑容有时温柔、有时甜蜜、有时苦涩、有时无奈,与母亲聪慧明亮的眼神一道,如点点星光,照亮了我儿时的记忆。
    印象最深刻的是儿时初夏的清晨。天空刚刚泛白,我们姐弟都还在梦乡中,母亲就早早下地干活去了。山间的清风为母亲拂去疲惫,林中的小鸟为母亲带来欢歌,母亲一定是带着愉快的心情在劳作的,因为她回到家,看到睡眼惺忪的我们,总是第一时间送上温柔的笑容。大多数时候,母亲手里都提着一篮子青翠欲滴的青菜,篮子另一半被一块蓝格子的毛巾盖住。母亲先温柔地看看我们,然后低头轻轻一笑,那一低头里隐藏着一丝狡黠,像极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她轻轻掀开蓝格子毛巾,洗得干干净净、透着诱人红光的秧泡子,或者是绿叶白瓣、香气四溢的金银花就跳了出来,我们欢呼着一拥而上,把那些红的野果安放进肚子里,把那些白的花朵摆放在玻璃瓶中,母亲则被我们暂时忘到了脑后。母亲也不生气,依然浅浅地笑着,系上父亲递过来的围裙,擦擦手,为一家人张罗早饭去了。太阳冉冉升起,炊烟袅袅散去,新的一天就此开始了。
    多年以后,想起当年那一幕,依然觉得好美。面庞清秀的母亲,发丝上笼罩着一层晶莹的露珠,在清晨的薄雾中笑着向我们走来,梦幻了我年幼的心灵,只是知识贫乏的我,还不知道如何形容那时的母亲。随着知识的增长,直到有一天,我知道林间有一种叫做“鹿”的精灵,那充满灵气的神情立马勾起了我儿时脑海中母亲的形象,那么温柔却略带一丝调皮的小鹿,也许不那么高大,传递的温暖却直达心底。如果说当时的画面有所缺失的话,那就是我们这些孩子们太不懂事,从来没想过要把那酸酸甜甜的野果送一颗给母亲品尝,也从来没想过在母亲柔顺的青丝上别一朵素净的花朵。
    由于长时间在外求学,我与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母亲是含蓄内敛的女子,从不将对孩子们的关心和爱挂在嘴上。有一次,母亲压抑着脸上的兴奋,神秘地拉着我的手说,你过来。我跟随着母亲的脚步,来到屋后的稻草堆,扒开草丛一看,哇!我忍不住惊叫了一声,白花花的鸡蛋,足足有三十个!家里好几只老母鸡到处“丢蛋”,母亲曾为此皱眉叹气,没想到,可爱的鸡婆婆们竟是要给母亲一个惊喜!母亲拿出竹篮,满满装了一篮子,脸上那种满足和高兴,让少不更事的我甚至都觉得有点太夸张。现在想起来,父亲那年身体不好住过院,我们姐弟们又都在上学,昂贵的学杂费让本来就很拮据的生活遭遇更大的经济困难,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鸡蛋不得不拿去换钱添置学习用品。看着正处在长身体长智力阶段的孩子们,一连几个月都吃不到荤菜,母亲的心里一定苦恼极了。上天给母亲送来一堆“免费”的鸡蛋,母亲的心里该是如何乐开了花啊!后来,鸡蛋一个不落都进了我们的肚子,母亲却断然没有尝一个,她看着孩子们大快朵颐、忙得不亦乐乎,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我总觉得那笑容里多少有些苦涩。
    母亲“挑食”,不喜欢吃的东西太多,鸡鸭鱼肉蛋、各种零食和新鲜水果,一律对不上母亲的胃口,她总说就喜欢吃萝卜和白菜。小时候,我们信以为真,每次爸爸劝妈妈多吃点肉,我们都会齐声嚷,妈妈不喜欢吃!多年的习惯让母亲的胃口越来越寡淡,即使是后来生活越来越好,母亲“挑食”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粗心的我们似乎也习以为常了。直到有一次,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席间上来一盘蟹,母亲照例说不喜欢,我们随口应和之下便自顾埋头苦吃。弟弟的女朋友细心往母亲碗里夹了一只蟹,说道“阿姨哪里是不喜欢吃,她是怕我们不够吃!”那一刻,母亲就笑了,那欣慰、舒展的笑容,是对隐藏多年的“秘密”的终结,更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都说儿女的笑容是母亲最大的宽慰,殊不知,母亲的笑容也是儿女最大的宽慰。又一个母亲节到来,不善于表达感情的我在电话中依然没能亲口对母亲说一句“我爱你”,但是母亲您可知道,女儿此刻正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想您的笑容,那些笑容定格在脑海中,记录着流淌的时光,温暖了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