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读《给理想一点时间》有感

来源:中南地勘院 王伟   发布时间:2013-09-27 00:00:00   浏览次数:1263

打印

  据说,一次朋友问刘瑜:“你相信头脑还是心灵?”刘瑜说:“我相信时间。”后来,她的《给理想一点时间》一文,便成了这三册精选凤凰网博报年度文选的书名。
  阅后掩卷,感触颇多。中华文化传统里虽注重生命而鼓励人不惜苟活,却不乏社会良心与勇气之士“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而这些文章或新锐先锋,或针砭时弊,或阐明往路,或探究真相。仅此而言,公知们此时此刻散发出的真却是一种“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赤子情怀。
  诚然,文中反映出了许多社会改革、法制、经济、民生以及文化、思想各个方面的诸多问题,我从来都这样想,中国用了三十年改革开放走了西方资本主义两三百年才走完的路,不可避免地,这三十年也积累了西方国家两三百年才积累起来的问题。但我们却正要如柴静讲的一个故事中说:七年前,我问过一个老人,我说你的一生已经有过很多挫折,你靠什么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旁边放着一副棺材,他下车去看,那个老农民说因为太穷了,没钱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这个老人就给了他500块钱拿回家。他说我讲这个故事给你听,是要告诉你,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这个老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他叫温家宝。
  执着,是的。总理知道我们的世界并不完美,却仍不言乏力、不言放弃。这种情怀已足以让我们敬畏。
  浮躁大概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弊病之一。社会各个角落都有张牙舞爪的“怪兽”在阻挡着时代的进程,只有将它们打破、碾碎,才能赢得未来,但我们不能期待什么都能一蹴而就,只要我们每个人都一直在努力,不悲观不气馁地推动,美好的一天就一定会到来。书里时评家笑蜀老师在中山大学做《青年与时代——青年人的社会责任》讨论时,给青年同学的三句赠言,第一句说“这是我的祖国”,告诫我们不去责备环境、责备制度、责备体制,第二句说“反求诸己”,提醒我们要保有“一日三省吾身”的敬畏感;第三句要求我们“从自己身上寻求明亮和温暖,用明亮和温暖来影响世界”。我想,这三句警言以足以让我们在这个纠结的时代里砥砺前行。
  入疆一年,我既钦佩于曹景良院长十年天山磨一剑的坚持,也感动于长我一日的何良武兄为工作无悔推迟婚期的牺牲,更见证着杨航爱情之花绽放确鹿特的灿烂……以人为范,我们自不必惭愧于学识的浅薄和观点的狭隘,却应秉承“我手写我心”的平实心态抒写自己追寻理想的心迹;亦毋须怨怼于生活的艰辛和时势的紧迫,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优雅直面“惨淡的人生”;更不应责难于现实和理想的偏差,屈子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例证着逐梦者的执着和神圣。
  遥想去年此时,导师毕业赠言:“前知其当然,事至不惧,而徐为之图。”当时不觉特别,今日想起,却能悟出诸多道理。从此时起,自当要少一副天下风云出我辈的狂妄,多一种千磨万击还坚劲的韧性,既保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标,戒骄戒躁,也要留给自己多一些思考的空间和准备的时间,然后积蓄力量,更踏实地迈出前进的每一步。
  据说胡适先生每每题字,总写“为者常成,行者常至”。是故无所谓于个体的力量微不足道、理想的实现飘渺遥远,我们却总应该给自己一点时间,无愧于自己放飞理想、奋勇拼搏的精魂。在乌鲁木齐夏日十点太阳仍未落山的晚上,从公园跑步回来,凉水冲洗后,周身的舒坦。生活依旧美好,明天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