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我 的 地 质 梦

来源:六○一队 于启慧   发布时间:2013-08-02 00:00:00   浏览次数:1085

打印

   人生走过的道路是一系列选择的结果。1963年9月,我考入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地质测量与找矿专业学习,从此,奠定了我的地质职业生涯和事业生涯,现在回顾这次选择,仍感到很满意。当年的矿冶学院,以地洼学说创立人、学界泰斗陈国达教授为代表的一批名师会聚在地质系,他们不仅给我们传授地学知识,更重要的是以他们的亲身经历,教育青年学子们热爱祖国,立志报效祖国,献身艰苦的地质事业。当我每次去野外实习,与同学们高唱那首著名的“勘探队员之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那层层的山峰,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面对祖国的大好河山,想到自己将成为一名光荣的探宝人,内心感到无比的激动和自豪。
  1968年12月,我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湖北中南冶勘609队,在矿产资源十分丰富的鄂东地区从事地质勘查工作一直至今。年轻时,以饱满的热情先后参加过武钢的金山店铁矿、程潮铁矿、大冶铁矿等大型铁矿的勘探会战和矿区外围大范围的普查找矿工作,足迹踏遍了鄂东的山山水水。当时的冶金609队为闻名全国的地质大队,论地质勘探实力和成果,曾有“南609(队),北518(队)”之称。回顾那段辉煌的找矿岁月,一代代勘探健儿远离故土,历尽艰辛,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青春年华,为国家探明了大量的铁矿资源、伴生金属矿产和冶金辅助原料,为发展我国的冶金工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也为后来组建的601队被评为“国家功勋地质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评价609队的功绩时,正如原湖北顾问委员会副主任李尔重先生为该队题词所说:“不羡温柔乡,最爱青山好,踏遍青山人未老,都为振兴中华早。”
  自1986年以后,地勘单位找矿任务递减,不少地勘单位逐渐转产,抽出精干力量从事岩土工程工作。在这种形势下,我出任队基础工程公司(中南勘基一公司前身)分管技术工作的副经理,带领部分机关干部分流,投身于工勘市场。这期间,我倡议并主持组建了本队的勘察设计研究室,利用我们对鄂东地区地质、环境了解较多,具有较丰富的野外地质工作经验和对地质条件判断能力的优势,搞出了一批有一定水平的工程勘察和地质灾害防治成果,较有代表性的为《湖北大冶铜录山矿竖井工程地质勘察报告》,该报告书于1992年底获冶金部优秀工程勘察二等奖,是中南勘基公司成立之初最早获得省、部级奖的工勘成果之一,当时被列为该公司向建设部申报甲级资质的主要业绩之一。该报告书后来一直被作为同类工程报告书编写的范本。
  2000年底退休后,我积极融入社会,发挥余热,贡献宝贵的人生智慧和地质工作经验,在地质灾害治理和地质勘查工作中尽一点微薄之力。
  鄂东地区矿山星罗棋布,由于多数矿山为岩溶充水矿床,水文地质条件复杂,井下大排量抽水易引起地表塌陷和井下突水,造成地表水土流失,严重时会引发矿难。因此,要采矿,先治水,建设绿色矿山,已形成人们的共识。而构筑注浆帷幕堵截地下水,是确保安全开采和保护矿山环境的最有效的措施之一。近些年来,我有幸参加了鄂东多个矿山注浆帷幕防治水工程工作,出任工程总监,利用我在地质队积累的地质知识和施工经验,协助有关单位较好地完成了各帷幕工程的施工任务,达到了预期的堵水效果,为矿山地质灾害的治理闯出了一条新路。
  矿山帷幕注浆防治水工程的特点是工程量大,施工难度大,牵涉的专业较多,需要多工种和各专业的协同作战,因此,工地也是出成果、出人才的好场所。如何利用好这一大课堂,培养和造就一批批年轻的地质工程人才,也是摆在我们老地质人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我在工地时常督促青年工程师们,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提倡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并且,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工作经验、成果和想法拿出来与大家商讨。鼓励他们结合各矿区的地质条件和工程要求,写出了数十篇科技论文,其中不乏具有创造性的力作。
  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可持续发展,进入21世纪以来,对矿产资源的需求有增无减。这些年来,国家逐渐加大了对地质找矿的投入,不少民营企业也乐意在地质找矿方面作出较多的投入,新一轮找矿热潮正在兴起,地勘行业也都相继摆脱了困境,迎来了新的发展。地质人员不仅收入大有提高,装备也大有改进,“老三宝”罗盘、地质锤、放大镜继续发挥作用,“新三宝”GPS、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也已普及。但是,地质工作也面临着新的挑战。由于找矿难度愈来愈大,对地质人员的要求也愈来愈高。随着老职工的大批退休,地勘单位高层次人才资源紧缺,特别是地质学科融会贯通、找矿经验丰富、身体尚好的老地质人员,更是地勘行业的宝贵财富。2008年初,我来到黄石市一家民营地矿公司工作,在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潜心研究工作区的区域和矿区成矿规律,分析找矿前景,编写勘查设计和勘查地质报告,并与年轻的地质同行们一道努力掌握新的成矿理论,学习新的找矿技术,继续圆地质找矿梦。
  时光流逝,从1963年9月考入地质专业学习至今,50年弹指一挥间,而今我即将步入古稀之年。回首往事,50年的地质梦,在艰苦的工作环境和平凡的岗位上耕耘、探索和创新,取得了一定的工作成果,受到同事们和社会的尊重,这一切无不得益于党的培养和教育,得益于祖国母亲为我们提供施展才干、终生献身所学专业的机会。当我登上那群山环绕的地质工地,聆听着钻机的轰鸣,放眼千山披翠、百水争流的秀美风光,不禁心潮起伏。正如我的一首新诗所说:“七十不稀老未至,犹如青春来长驻。找矿不减当年勇,踏遍青山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