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我的矿山路

来源: 广西昭平昭金矿业公司 肖虓   发布时间:2013-07-16 00:00:00   浏览次数:884

打印

    但凡到过矿山的朋友,都会对这段旅程心有戚戚罢!从高楼林立到重峦叠嶂,从霓虹闪烁到点点萤光,就连五彩斑斓的世界也变成了单调的一抹草绿。人越来越少,路越来越窄,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吠,愈发显得幽静。而矿山还犹如待字闺中的女子,羞答答的躲在山峦深处。于是碾着石子路,渡着河漫滩,擦着路边草,九曲十八弯,颠颠簸簸,晕晕乎乎,终于柳暗花明到矿山。这便是2011年,我与昭金大王顶金矿的邂逅之路。
    诚然,这段宛如时光倒流般的旅程无情的粉碎了我对矿山许多曼妙的假想,却也激起了我骨子里的那股狠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创业艰难,不过于斯!于是,没有过多的波澜,初来乍到的我迅速调整状态,投入到了紧张而忙碌的学习、工作中。
    都说野外地质是艰苦寂寞的,我看矿山地质尤甚。为了不耽误工程进度,一旦巷道出渣完毕,无论白天黑夜,师傅叶江都会带着我深入井下,冲洗巷道、分析现象、编录画图,不漏过现场的一丝一毫,力保第一手资料的真实完整性。由于基建期大部分坑道都是独头掘进,通风效果较差,我们经常还要饱受炮烟、闷热、闭气的折磨。对我们而言,每天凌晨前睡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享受节假日更是一种奢望。周末时能睡半个小时的懒觉,或者抽一个小时洗洗衣服,就算是给自己的体能、精神和心理放了一个十分轻松的假期了。作为一名地质专业的毕业生,我对工作的艰苦和劳累早有心理准备,但这样的强度和压力却是我始料未及的。看着公司的领导和我的师傅们将这些简陋的条件、繁重的工作都视作理所应当的事情,我内心的敬意油然而生。也就是这种敬意,让我在每一次脆弱的时候更加坚强,将每一次抱怨的冲动化作阳光的微笑。终于,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仅用半年时间,我们总计完成矿山地质各类图件四十余幅,填补了过去一段时间矿山建设留下的“有坑道无记录”的空白,为矿山的正常运营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在大王顶,乐观、爱岗、奉献是这里的主旋律,可时间一久,每当工作闲暇,寂寞与思念就会涌上心头,亲人的牵挂,女友的情丝,红尘的诱惑,这些,都在慢慢的蚕食着我留守的心,让人欲罢不能。直到那天,母亲重症住院的消息传来,瞬间将我所有的信念、执着统统粉碎,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没有比等待更难熬的日子,二次手术后的母亲在重症监控室久久未能苏醒,一封又一封的病危通知书也一次次无情地将我打入谷底。每天都接到许多电话,有亲戚,有同学,但更多的是矿山的同事,那一句句热腾腾的鼓励和安慰,使得我的心不至于崩溃。万幸的是,半个月后,母亲终于醒了过来,但每天接近上万元的医疗费用却使得我的愁绪“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应了那句老话:“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危急时刻,还是矿山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在工会的组织号召下,领导、同事,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好心人纷纷为我慷慨解囊,最终筹得善款由宋书记亲自送到了我手中。收到红包的那一霎那,我感慨万千:小子初来昭金两年未满,何德何能,却蒙公司上下如此器重,虽非国士,吾必以国士报之!
    如今,历经生死考验的我已不复当年的肤浅,重新审视我们的矿山,想到年初就被确诊患有肺部肿瘤,但为了昭金的发展一直坚持在矿山一线,每天为自己注射针剂的莫总;想到为了完成矿山安全证的办理,抱憾未能与老父亲见上最后一面,哭成泪人的刘总;想到很多远离家乡、亲人,将个人得失放在一边,全身心地扑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的同事,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想,矿山所打动我的,有感恩,有人情,但更多的还是来自于矿山人的质朴与奉献。
    于是,我挺直了腰杆,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重返大王顶的旅程。道路仍是崎岖,返程依旧颠簸,但我的心,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因为,于我而言,矿山不仅仅是工作,它更是一番事业,我愿在此绽放自己的青春,为它的崛起尽我的全部心智和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