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没啥也别没梦

来源:辛在汉   发布时间:2013-04-10 00:00:00   浏览次数:879

打印

    有多少人小时候曾被一个小小的梦想鼓荡得热血沸腾。当人生的列车驶出校门,驶向现实社会后,又有多少人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丢弃了往日的梦想。有的人致富了,富得却只剩下钱了;有的人依然贫穷,贫穷得只向往致富。“没啥也别没钱,有啥也别有病。”似乎成了这个时代的流行语。
    细细想来,这句话虽没有说错,但人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不能缺少呀,那就是梦想!上个世纪60年代第4个年头的 8月28日,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堂阶梯上的讲演《我有一个梦》,曾震撼了多少人的心魂!又有多少人为了美梦成真,拼一生之力,在奋斗、在抗争、在流血、在流汗!梦想,是播撒在我们心田的一粒神奇的种子;梦想,是驱动人生巨轮勇往直前的燃动力;梦想,是净化心灵的溶溶月光,是镀亮人生的灿烂太阳。没有梦想的人生是苍白的、落寞的、贫乏的,不论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也不论你处在人生的哪一个阶段,概莫能外。
    这话绝对吗?我实在不想以人为例,那就说一个自然界的现象吧!在一座北方城市附近的一个湖面上,几只天鹅总是闲适自得地悠游着,许多人专程赶来,就是为了欣赏天鹅的翩翩之姿。秋去冬来,天鹅依然乐不思蜀。“天鹅是候鸟,冬天为何不向南方迁徙呢?”人们禁不住发问。湖边垂钓的老人揭开了谜底:“游人喂了它们那么多好吃的东西,长得那么肥,自然无法起飞了!”天鹅丢弃了梦想,也失去了远翔的能力。不知它看到高空列队飞过的鸿雁时,心底里是否泛出悲哀和沉重?!
    静心揣摩,许多精彩人生的剧情都是围绕梦想而展开和上演的。怀特兄弟梦想一架能在空中飞行的机器,便发明了飞机;爱迪生梦想制造一盏用电控制的灯,便发明了电灯,他逝世后,全美国的电灯熄灭一分钟,以表示对他的敬意;门捷列夫梦想化学元素周期问题20年,最后居然在一个睡梦中梦出了元素周期表。如果你说这些例证都太遥远的话,那么,我讲一个身边的故事。这个故事转述自我的文友姚红权新近出版的一本散文集子。主人公姓张名克利,1982年从北京钢铁学院采矿工程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山连着山、山抱着山的中条山胡家峪铜矿,如果说企业总部所在地还算一座山城的话,这个矿距离山城还有几十公里。张克利就在四面环山的偏远山沟里放飞他的梦想。13年里,他从技术员做起,而后当科长、当总工程师、当统帅三千余号侍弄石头大军的矿长,他把在岩体爆破方面的探索和实践撰写成一篇篇学术论文,并提出了岩体爆破地质力学新学说,在第十六届世界采矿学术交流大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他居住在山坡上一排极普通的平房里,他把山坡上最常见的那种似乎丑陋的紫荆移植进花盆装点他的生活,他的梦想像紫荆花一样顽强、质朴,芬芳着矿区、也芬芳着他的人生!也许因为同在一条山沟里工作和生活过的缘故吧,张克利的追梦精神让我激动、令我感佩!我想,我见到他时一定会像红权描述的那样,由衷地伸出拇指说:克利,好梦!
    梦想固然有它神奇的魔幻力量,但你绝不能把梦想当幻想。“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这是世纪诗翁臧克家于1930年参加国立青岛大学入学考试时写在作文试卷上的三句杂感。那次考试,他的数学为零分,作文也只有这三句话。按说,铁定无法录取。但他碰上了不把梦想当幻想的主考人、文学院院长闻一多先生。闻先生从这三句话中看出了他追梦的潜力,一锤定音破格录取了他。臧克家努力践行他不把“幻光看成幻光”的诺言,很快发表了一首又一首新诗,并于1933年出版了轰动一时的诗集《烙印》,圆了他年轻的诗人梦。
   行文至此,已是夜深人寂。在进入梦乡之前,我想对正在深睡中的你说:
   朋友,没啥也别没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