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员工作品

父亲的电话

来源:金地机械公司 杜鹃   发布时间:2013-03-11 00:00:00   浏览次数:996

打印

    自父亲去年生病,卧病在床后,我就再没接到过他打来的电话了,现在都是我打回家里,或姐姐们打给我。有时静下来,心里有些空空的。
    父亲是个老政工,没生病前话不多,从我到外地上大学开始,与他的沟通就主要是通过打电话了,电话里无非也就是提醒我一个人在外要注意身体,团结同学(同事),配合老师(领导)的工作,不要惦记家里等。以前也没太在意,还总觉得老是关心我的工作,对我生活关心不够,但现在回头想想却觉得他朴实简单的话语字字珍贵。
    才上大学时,由于高考失利,我心中有诸多失意,父亲在电话里说的最多的是努力不会白费,学到的东西永远是自己的,以后还有很多机会。知道我及时调整心态,认真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当选系学生会学习部长后,他在电话里说不能觉得大学就可以放松了,知识是以后在社会上立足的根本,要当好部长,带领同学们一起完成好学习任务。大三那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父亲在电话里先是祝贺我,夸我在学校表现不错,然后又说要珍惜老师同学对我的信任,要更加成熟。
    上班了,我走上了三尺讲台,成了一名人民教师。在那个阶段父亲电话里的高频词是“责任”,他常说老师会影响学生一生,要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要多向老教师请教,钻研教材教法,要有责任心,对所有的孩子一视同仁。我按他说的关心每一个孩子,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学习掌握的知识和个人积累的学习小技巧教给孩子们,赢得了孩子们的喜爱。
    后因单位产业调整,我转岗到企业里,开始的岗位是统计,父亲在电话里的词又变了,说的多的是“过细”,他说统计是基础岗位,但关系到公司的生产安排,关系到每个员工的计件收入,一定要过细,保证结果的准确。经过及时调整,我很快融入了新的集体,愉快地开始了新的工作生活。后来我调到公司办公室,父亲一方面觉得怕我没经验,考虑问题不是很全面,有点担心我不能胜任办公室工作,一方面又觉得对我是个锻炼,可以工全面提高我的工作能力。在电话里,他说服务工作你可能做得好,但协调工作学问大,你可能会有些吃力,但不怕!你贵在对事认真,凡事就怕“认真”二字。要脚勤,手勤、口勤,好好干。凭着那份踏实认真,我算是中规中矩地完成了那一阶段的工作任务。
    再后来我一个人到了离家更远的城市工作,与丈夫也分居两地,父亲的电话里终于多了对我生活的关注。每次通话快结束时,他会看似很不在意地说到,小谭(我老公)怎么样,让他应酬时尽量少喝酒,放假你不要回来了,你们俩多聚聚,小两口要和睦相处(父亲一直怕我结婚后还像当姑娘时那么爱撒娇,在家里充老大)。这些话对一直不善表达感情的父亲来说,已经算是重大突破了。
    去年农历小年早上,父亲突发脑溢血,虽经医生全力抢救,还是留下了较严重的后遗症,生活需要人照顾。现在都是我主动打电话回去,像对待小朋友一样,询问他一日三餐吃了什么,吃了多少,恢复锻炼进行得怎么样,谁又来看他了,说了些什么,父亲每次都回答得很认真,这种家长里短在以前的沟通中是少之又少的。父亲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控制自己的感情了,想我了,会在电话里直接说了,但每次说完后又会补充一句你们忙就不要老回来,放长假了再回。但我不像以前只有在放长假才回去,现在是保证一个月一定回去一次,不管能在家呆一天还是两个小时,因为我想跟父亲多说说话,我想他应该也是这样的。
    真希望父亲能早点恢复,我能再时时接到父亲的电话。